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scaigang.com/,福利彩票双色球

太神奇了,有这样一只小盘股,从今年3月以来股价走势看,出现了3次“规律性”的“割韭菜”:先是连续拉涨停吸引散户跟风,随后快速下跌,围剿跟风盘,打个措手不及。

这只股票就是国立科技300716股吧),估计里面的小散内心是非常煎熬的,因为3月下旬以来,A股走出了一波不错的行情。而5月中旬以来,若跟风国立科技,将被割两次韭菜。

今天则是以涨停价开盘后,迅速放量下杀,收盘大跌8.70%,不知道明天迎接小散的是否又是一个跌停?三次“割韭菜”,里面有啥猫腻?

今年3月以来,国立科技的走势可谓是有一些特别,出现了3次连续涨停,之后都出现了大跌。看到上面的走势图,就能体会到,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不敢玩这样的股票。

3月4日到3月9日,公司股价走出4连板,3月10日竟然是跌停开盘,盘中跌停虽被短暂打开,但依然封死跌停至收盘,随后就是连续杀跌。从这4个涨停来看,如果跟风还是买得进去的。

后面的涨停手法就更猛了,5月18日到5月20日的3个交易日,均是一字涨停板。紧接着,5月21日到5月25日3个交易日,股价大跌22.75%,若抛之不及,顺利的又站岗了。最近几天,这种手法又重演了,7月31日以来,出现2个一字涨停板,今日以涨停开盘,随后快速放量杀跌,跟风的散户又被套住。

复盘龙虎榜数据,从第一波“割韭菜”来看,多次出现了疑似关联席位,如在3月6日公布的龙虎榜数据来看,买一、买二、买四和买五疑似关联席位。在3月9日的涨停来看,买一到买四疑似关联席位。3月10日,股价跌停,卖方席位中,除了卖四之外,其余4个也疑似关联席位。

从第二波“割韭菜”来看,5月20日股价是此波最后一个涨停,买一的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是一线个东莞的席位,分别是卖一到卖三的,光大证券601788股吧)东莞长安德政中路、光大证券东莞运河东一路、光大证券东莞松山湖总部二路,而国立科技的注册地址也是在东莞。在5月25日的龙虎榜中,买方出现3个疑似关联的席位,惊讶的是,卖一竟然是一线游资席位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这次该一线游资是否也被割了韭菜呢?

而从今天公布的龙虎榜来看,一线个席位,一线游资席位是买二的华泰证券601688股吧)上海共和新路,卖一的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山东)淄博分公司、卖三的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卖五的财通证券绍兴解放大道,涨停敢死队席位则是买五的国金证券600109股吧)上海奉贤区金碧路。这次一线游资和敢死队会不会被“割韭菜”呢,明天就知道了。

3月8日,深交所对其下发了关注函,里面提到,你公司于2020年3月2日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以下简称互动易)答复投资者时表示,公司目前有在研发聚丙烯熔喷料相关产品,后续将依据市场情况决定是否量产。3月5日,公司在互动易表示目前已研发用于口罩熔喷布的聚丙烯原材料,不过尚未量产。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以互动易回复替代临时公告的情形,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信息,前述互动易回复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由此看来,第一波(3月4日~3月9日)是炒的熔喷布概念。

在5月20日晚,公司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里面提到,公司关注到近期部分媒体将公司列入“头盔”概念股,其表示:(1)目前公司并未生产头盔;(2)目前市场上部分头盔原材料为ABS、PC等,公司改性工程塑料中有改性ABS、改性PC等材料,但该等材料未直接供应到头盔生产商,公司改性ABS、改性PC等材料销售收入及利润占比均较低,预计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由此可见,第二波(5月18日~5月20日)炒的是头盔概念。

7月31日以来,公司股价又连续出现2个一字涨停板,从互动易平台来看,当日,有投资者询问公司是否有PVC糊树脂产品相关业务,而公司回答到,公司目前无PVC糊树脂业务。今日有投资者问到,公司的改性塑料是否用于可降解塑料领域。而据近日的媒体报道,由于需求旺盛,PVC糊树脂行业正在迎来利好。PVC树脂主要有通用树脂与糊树脂两种类型。券商研报认为,疫情拉动PVC手套需求情况下,主流手套厂家纷纷扩产将带动PVC手套料需求向好。预计PVC价格将在很长一段时间维持高位,PVC糊树脂行业整体将步入景气周期。

而从股吧来看,有网友表示,“国立就是个老庄股,我吃过一次亏,不会再碰这玩意”“这只股害死人,一定要远离”,但也有网友表示,“还好跑得快,哈哈”“超级大面”。

值得注意的是,7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报道国立科技业绩疑云,公司贸易收入猛增6倍,五家客户及供应商竟是“一家人”?

6月,深交所针对国立科技2019年年报发出问询函。其中,2019年收入猛增6倍的贸易业务成为问询重点,深交所要求公司披露贸易业务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若存在公司客户同时作为公司供应商的,说明交易的商业合理性。

国立科技在回复问询函时表示,公司除了客户之一与供应商之一同属自然人柯永进控制,贸易业务前五大客户不存在客户同时作为公司供应商的情况。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在国立科技披露的贸易业务前五大客户中,至少有三家客户与两家供应商同属柯永进担任董事长的广东钻达石油化工集团(以下简称钻达集团),有部分公司还在一起办公。

另外,上市公司的一家客户出现与钻达集团的有关人员“重合”的情况,而这家客户的股东否认自己投资了该公司。巧合的是,前文提及的供应商和客户与国立科技交易的产品均为二甲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